戴旭:再论俄乌大战,丧钟究竟为谁而鸣?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决战!乌军炮击俄军司令部,俄军一天反击千次|俄乌冲突

美国在乌克兰正陷入一种反复出现的模式:美国介入一场国外冲突,取得一些初步成功,然后无法实现其目标。就对应对措施加以限制,以遏制成本和风险。这种模式可被称为“半途而废陷阱”。随着争夺乌克兰东部的决战接近尾声,按照国际政治和战争的一般规律,俄乌战事也应该结束了。欧洲的丧钟也被敲响了.

戴旭:再论俄乌大战,丧钟究竟为谁而鸣?


2022-07-26

从来没有不结束的战争。乌克兰战争也一样。已经打了一百多天的乌克兰战争还会打多久?

我的判断是:打不了多久了。

能不能具体点?

能。

指日可待有夸张,指“月”可待吧。

当前的态势是:乌克兰已经被一分为二。乌克兰发誓要合二为一,夺回所有被占领土;而作为战争另一方的俄罗斯则继续扩大着它的占领区域,从乌克兰东部到乌克兰南部......

 

俄罗斯想继续扩大战果,乌克兰想收复失地,双方都想再打下去。但是,作为幕后参战者的美国和欧洲,出于各自的国家利益及时止损的需要,不想打了。如果火上浇油的人不浇油改浇水,结果如何?

现在的乌克兰头上就被浇了一盆水:美欧都在要求它接受现实停火谈判。

乌克兰的痛苦和纠结虽然可想而知,但并没有多少人在乎。作为世界观众,大家知道,大国主宰、小国被宰的历史老剧将要重现了。年轻的国家乌克兰,在它没有经验的领导人的指挥下,按照别人的剧本演出了一幕作为强国牺牲品的弱国悲歌:美欧把大把的欧元和美元投入熊熊战火,在乌克兰的家园里大肆焚烧斯拉夫青年的尸体。

一、瓜分乌克兰是美(欧)俄的战略默契

近代欧洲国家最擅长的政治和军事手法,就是瓜分别国,如同食肉动物分食猎物。

谁都知道,当下的战事是美俄因争夺乌克兰而起。既然谁都没有能力独占乌克兰,那就只能分扯,各自拿走自己的一块。

从俄罗斯的角度说,付出了被美欧联合绞杀、海外资产被哄抢,国家被清除出世界主要贸易体系和其他政治、经济代价,但得到了巨大的优质的领土作补偿;

从美国而言,它成功地为欧洲树立了敌人,把离心离德的欧洲重新拉回自己身边,阻止了俄欧关系的一体化。而一个伤残破败的乌克兰,才是未来欠债最多、以后也最听话的附庸;

只有乌克兰不甘心。但这并不重要。它只是一枚棋子。它的依附地位决定了它的存在只是象征性的。乌克兰还想继续打。但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当棋手不想走下去的时候,棋子是不能自主行动的。所以,美国一边一如既往地口头安慰,一边越来越少地给着钱和武器,同时话中有话地说很多国家的武器库已经枯竭了。言外之意是告诉依在门边的乞丐: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直接说吧,乌克兰继续军事对抗俄罗斯的实质意义已经不大。美欧早在马里乌波尔陷落之时就已经知道,乌克兰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军事力量从绝对优势的俄军那里夺回乌东地区。身经百战的美国和俄国都知道,美国就是提供最先的F-35战机和萨德防空导弹也无济于事,何况象征那些榴弹炮、火箭炮和其他常规兵器。

欧美政治家们都是现实主义者。在乌东前线,俄军与乌军火炮比例为20:1,炮弹是40:1。乌军每天阵亡100——1000人(成百上千)。乌军在即将打完原苏制弹药库存的同时,也即将打光原老兵库存。而西方军事援助“只有它们答应的10%”(乌副总理语)。显然,在以火炮对攻为主的消耗战中,体量相差悬殊的乌克兰倒下只是时间问题。

乌克兰军队的表现绝对不会让等着看俄罗斯笑话的美国和欧洲满意。而美国和欧洲被俄罗斯的反制裁弄得油气价格飞涨,通货膨胀汹涌澎湃。受多米诺骨牌效应波及,拜登所在的民主党在国会选举的初期预选赛上已经警报频传。这些事情都比乌克兰重要。

现在,俄罗斯已经“解放”了乌东90%以上的地区,全面展开接纳民众入俄籍,发行卢布的“行政”工作,同时对最后的几个乌军据点发起猛烈强攻。唯恐世界对俄罗斯从占领地撤军抱有幻想,借着纪念彼得大帝诞辰350周年的日子,6月9日普京像对小学生进行历史科普一样说:当彼得大帝在从瑞典“夺回”的土地上建立圣彼得堡,并宣布其为沙俄首都时,“欧洲没有国家承认这块领土属于俄罗斯”。“每个人都认为这是瑞典的一部分,但从远古时代起,斯拉夫人就和芬兰-乌戈尔人一起生活在那里。”普京接着一下子把话题从两百前拉回乌克兰战争的现实:“我们也有责任夺回并巩固(那些原来属于俄罗斯的乌克兰领土)。”

老牌的欧美帝国主义国家早就心知肚明俄罗斯的心思。

老谋深算的基辛格早在5月24日就借达沃斯论坛对俄乌战争发表看法说,西方应该向乌克兰施加压力,迫使乌克兰接受谈判,乌克兰应向俄罗斯让出土地,令俄乌边界线回到“过去的状态”。这个“过去的状态”听起来没毛病,怎么解释都可以,因为谁都有自己的“过去”,你过去了它就过不去。关键是后面的话:基辛格还说。西方不能在乌克兰问题上激怒俄罗斯,这会影响欧洲的长期稳定,西方应该记住俄罗斯对欧洲很重要,不能盲目深陷于反俄情绪中。

后来他又说,不能让俄罗斯变成中国在欧洲的前哨。一贯的联俄反华的意图和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担忧昭然若揭,4天后的5月28日,意大利、匈牙利、塞浦路斯就在欧盟会议上提出要促使俄乌和谈,以缓解欧洲能源形势紧张;

接着是6月4日——乌克兰战争第一百天,法国总统马克龙说,普京下令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犯了“历史性错误”,但俄罗斯绝不能被羞辱。

作为当今世界大国在国家元首位置时间最长的政治家,有着对美欧丰富斗争经验的的普京,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把自己和彼得大帝相提并论的。

非常奇怪的是,对普京如此赤裸裸的“侵略”理论,美国并没有开动全球舆论炮火进行猛轰。《纽约时报》酸溜溜地报道说:普京的话似乎是在暗示,尽管当前也没有西方国家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等乌克兰东部和南部地区的控制,但西方国家最终会像几个世纪之前那样,承认这些地区属于俄罗斯。

欧洲则一言不发,连被直接撞击的瑞典也置若罔闻。

尽管口头上仍然是价值观价值观,但奉行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美欧都知道向强者低头的心理逻辑。他们都清楚地知道: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而美欧政治需要乌克兰的牺牲。从一开始,乌克兰战争就是这样被设定的。现在,乌克兰战事该结束了。

二、俄罗斯的战略底牌:收回“嫁妆”允许“改嫁”

普京在彼得大帝诞辰纪念日面带微笑说出的那些话,略一回味即可窥见其暗藏的杀机:当年苏联为了把乌克兰“娶”进联盟,赠送给乌克兰丰厚的“嫁妆”,既然今天乌克兰一定要和俄罗斯分手“改嫁”欧美,那就必须把那些彩礼全部还回来!其实,在2月24日发起特别军事行动时,普京已经把这个问题点出来了。

苏联当年送给乌克兰的“彩礼”包括,列宁在1917年十月革命后把原属于沙皇俄国的顿巴斯地区赠给了乌克兰;二战前后,斯大林把以前属于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领土并入苏联后移交给了乌克兰;

1954年,赫鲁晓夫把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划归给乌克兰。

合起来,这些地方有: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哈尔科夫、扎波罗热、赫尔松、尼古拉耶夫、敖德萨、克里米亚,以及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和乌克兰西部的一些地方。

2014年,俄罗斯拿回了克里米亚,2022年的今天,俄罗斯已经基本控制了卢甘斯克、顿涅茨克、扎波罗热、赫尔松;并宣布第三阶段目标是夺占尼古拉耶夫、敖德萨、哈尔科夫。俄罗斯没有说出的另外一句话,白俄总统卢卡申科说出来了:要准备为保卫乌克兰西部而战。

从苏联解体时,俄罗斯就一直对乌克兰单相思,希望留住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一起组成斯拉夫民族核心。但美国重点破坏的地方也在这里——坚决阻止苏联复活。终于,在反复撕扯、折腾几十年后,俄罗斯不得不丢掉幻想,拿起战刀。既然乌克兰恩断义绝一意孤行非要离家出走,那就把当年俄罗斯(苏联)陪送的“嫁妆”还回来吧!

普京从一开始就说,他不打算全部占领乌克兰。这是说给美国和欧洲听的,意思是他只拿回属于俄罗斯的部分。美欧知道俄罗斯的底线,所以,美欧一边在政治和经济领域大张挞伐,一边却又不失时机地要求乌克兰适可而止。古往今来的战争,小国都是被大国玩于股掌,或分于刀剑之上或“啖”于觥筹之间的。远看中国春秋战国史,近看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小(弱)国悲歌不绝如缕。

美国从联欧制俄的大处着眼,自然对俄罗斯的“光复旧物”网开一面——非如此不足以让欧洲相信“狼来了”。俄当然对美国的那点心思心领神会,何不将计就计。

美俄一默契,啥事都好说。

至于欧洲,从马歇尔计划之后,欧洲不仅在军事上也在经济上被美国完全控制,谁敢不唯美国马首是瞻?

6月15日,德国总理,法国总统,意大利总理和罗马尼亚总统访问乌克兰,以支持尽快赋予乌克兰加入欧盟候选国的地位,换取乌克兰尽快与俄罗斯谈判“休战”。

乌克兰总统的复杂心情通过外长库列巴之口表露出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建议出卖乌克兰。

建议归建议,卖不卖还在你自己。事实明摆着,晚点卖就不一定有东西卖,而且也不是现在这个价了。

已经挺过最初惊涛骇浪的俄罗斯现在稳坐钓鱼船。在乌克兰谈判代表团团长阿拉哈米亚说乌克兰可能会在8月底恢复与俄罗斯谈判的时候,俄罗斯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一脸不屑地对“是否有话可聊以及能和谁聊”持怀疑态度。

6月17日,中国下水“福建”号航空母舰。这一天,普京在圣彼得堡的经济论坛上借题发挥:俄罗斯在乌特别军事行动的所有任务都将完成!

普京知道欧洲快撑不住了,所以,俄罗斯雪上加霜般地让正常的输气管线北溪1号恰到好处地发生故障,一下子减少了一多半的天然气供应;同时经土耳其的输气管线也关紧阀门。俄罗斯用意很明显:让欧洲为冬季储备天然气的计划落空——用不了几个月,俄罗斯就将迎来一个最强大的同盟军:欧洲寒冷的严冬。

普京也知道拜登快挺不住了,通货膨胀正促使美国民众把中期选举的选票投给共和党。这简直是对拜登的釜底抽薪;

他更知道乌克兰快顶不住了。乌克兰已经没有经济,基本没有实力阻止乌军的节节后退。他实际上希望乌克兰不要急于谈判,反正已经坐实了侵略的恶名,为什么不多拿一些地盘呢?

乌克兰最有价值的土地几乎都在沿海,而普京要做的就是要把它们全部收入囊中。如此,他不仅将使这场战争获得远大于损失的收益,还将因此建立比肩彼得大帝的历史功勋。

至于乌克兰的未来,也许普京会大度地允许已成内陆国的乌克兰加入欧盟(在本文写成后不久普京就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公开宣布了这一点)。俄罗斯知道,北约也不愿意接受一个可能引发与俄罗斯发生战争的乌克兰。一个被打残了的乌克兰,再没有可能威胁俄罗斯的乌克兰要走就走吧,让欧洲去给它疗伤吧,欧洲将投入巨额资金,而乌克兰可能永远也还不了。在没有伤筋动骨的情况下,俄罗斯自解体后第一次实现了大规模的领土扩张,夺取了详单与几个欧洲国家大小的工业地区以及世界著名的农业产区和著名港口。

从此,俄罗斯不仅握着欧洲的油气管,还握住了欧洲的粮道。毫无疑问,正如普京所宣布的,“俄罗斯正进入强大主权国家新时代,并将变得更强大”。

以乌克兰的惨重损失为代价,美国和俄罗斯都已经在战略层面上胜利了。而欧洲则继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又一次受到整体性的削弱。

三、半途而废的陷阱边响起丧钟

一直拱火的美国为什么突然收手要压乌克兰尽快停战?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近日发表了一篇名为《美国的“半途而废陷阱”可能使乌克兰注定失败》的文章,算是把问题说透了。

文章说,美国在乌克兰正陷入一种反复出现的模式:美国介入一场国外冲突,取得一些初步成功,然后无法实现其目标。就对应对措施加以限制,以遏制成本和风险。这种模式可被称为“半途而废陷阱”。

文章以阿富汗战争、越南战争和当下的乌克兰战场做比对,说尽管实施了大规模制裁,交付了超过50亿美元武器,俄罗斯似乎仍将占领全部顿巴斯地区,这将使普京获得明显胜利(尽管是局部胜利),而美国为了防止战争范围进一步扩大,而不愿意对乌克兰提供更大规模的援助。

文章担忧如果“半途而废陷阱”再次被触发,乌克兰最终被击败,那么美国的对手(其中最重要的对手是中国)将从中获得显而易见的经验:如果你长期坚持下去,美国就不会采取获胜所需的强硬且代价高昂的措施。

显然,在越南和阿富汗的噩梦之后,美国又听到了乌克兰战争的丧钟。其实,美国在中东战场的铩羽而归,也让老拜登心有余悸。在所有持久性的战争中,无论直接下场还是间接参战,美国鲜有胜绩可言。从给欧洲树立一个敌人的目的来说,美国制造的乌克兰危机已经成功。但拜登希望以此为由发起对俄制裁,使俄的经济规模下降一半,这就是未经运筹的战略误判了。

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美国则联合西方对俄罗斯发动全面性混合战争,甩出金融核弹。岂料俄罗斯绝地反击,甩出资源核弹。双方对轰的结果是双方经济两败俱伤。

但是,由于美国是世界老大,所以,美国的附带战略损失要大于俄罗斯。首先是世界看到美国的金融霸权并不是像它以前吹嘘的那样可以左右世界;二是俄罗斯的资源实力不仅影响欧洲也影响着美国。三是俄罗斯经由此战,一扫过去三十年对于美国的仰视,自信暴增。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美国需要明白,在经济、外交和政治上与我们战斗是毫无希望的。美国在给欧洲树立敌人的同时也得到了一个世界级的对手。佩斯科夫说“俄罗斯永远也不会相信西方了”。这让已经搞坏了对华关系的美国腹背受敌。

海明威如果现在还活着,也许他该再写一部《丧钟为谁而没》。

从吸走美国金融血液的角度看,乌克兰的大坑被阿富汗和中东的陷阱更深。种种迹象表明,拜登领导下的美国准备“半途而废”了。问题只在于谁来做那个解套人。当年美国在越南陷入困境,是基辛格和尼克松请求中国帮忙的。

今天的美国,还有没有基辛格和尼克松?有人提出可能请与普京有着很深交情的默克尔出山。其实我倒以为不如请特朗普出面。只不过特朗普先生目前一直想着如何重返白宫。

丧钟也在英国的耳边回响。这个当年的日不落帝国,今天已经是风雨飘摇的破落户,英伦三岛中的两岛都在寻求独立,其分崩离析不说指日可待至少是大势所悟。内忧如此严峻,它居然还有心思重操欧洲平衡术的旧业。就在德法意罗四国劝和代表团前脚敢走,约翰逊就接踵而至,对着犹豫不决的乌克兰总统一通打气。更可笑的是,它居然狂言要让俄罗斯跪下。在它历史上最鼎盛的时候都没有做到这一点,以今日小英帝国之老朽破落,痴人说梦徒增笑尔。由于它的过于激进的敌意,乌克兰战争之后,俄罗斯将不会对英国听之任之。

但是,最刺耳的丧钟还是反复在乌克兰的耳边萦绕。“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也许他们的政治家和将领们事过之后,真应该好好品品中国这句军事名言。仅仅一百多天,一切就永远地改变了。大好河山属他人,问君能有几多愁。德国女议员爱丽丝·魏德尔说,乌克兰因为西方国家的虚假承诺而卷入了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各国原本应该致力于帮助乌克兰获得安全的中立地位,并顾及各方的安全需求,让乌克兰成为双方沟通的桥梁而不是一个火药桶。她认为,坚持让乌克兰加入欧盟或北约是在傲慢地否认俄罗斯的大国地位,这是西方世界历史性的失败。

连带地,欧洲的丧钟也被敲响了。在默克尔之后,德国还有爱丽丝·魏德尔这样的政治人物,如果欧洲都能认真听一听她的话,未来的欧盟还有药可救。

截止本文搁笔,乌克兰东部的枪炮声仍然不绝于耳,俄军在对北顿涅茨克的乌军发起最后的总攻。笔者以为,随着争夺乌克兰东部的决战接近尾声,按照国际政治和战争的一般规律,俄乌战事也应该结束了。稍微看下乌克兰地图就明白,俄军拿下乌东部地区后,一定会向敖德萨进军,而正如亚速钢铁厂事件所表明的那样,乌克兰的退出也只是时间问题。

丢了这个地方,它将彻底沦为内陆国。它以这样的身份即使加入欧盟,也已经没有太大的价值。普京说它有可能成为殖民地,因为欧洲不会允许它发展自己传统的飞机和传播制造业。可是,它又没有了农业。那它发展的基础在哪呢?

美国和欧洲也不希望乌克兰丢掉敖德萨这个世界粮仓和出海口。这就是美欧突然大力施压乌克兰和俄罗斯谈判的原因。这也是俄罗斯发布第三阶段军事行动目标,以夺取包括敖德萨在内的更多乌克兰领土相威慑的原因。

就是说,在俄罗斯拿下敖德萨之前停战,是俄美(欧)最大的公约数。

我听到泽连斯基说,乌克兰不会将南部拱手送人。之前,在东部好像他也是这么说的,最后还是以移交行政权而告结束。如果乌克兰不想在敖德萨丢掉之前停火,那就在丢掉之后停。总之,停是一定要停的。总不能在基辅城下谈这个问题吧?

乌克兰战事结束之后,美俄之间的博弈将会继续。但那是另一篇文章的主题了。

(责编:李雨)

 

Tues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