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松:马来政党领袖个个劣迹斑斑?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陈锦松:马来政党领袖个个劣迹斑斑? | 名家| 评论| 東方網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马来与土著人口已经是我国总人口3200多万的近70%,马来政治已然成为国家政治的主力与主流,我们无法接受土斗士党、巫统、土团党、伊斯兰党,因为他们的领袖劣迹斑斑,老马是种族政治的始作俑者,纳吉与阿末扎希乃贪腐惯犯,慕尤丁是希盟垮台的罪魁祸首,伊党的伊斯兰化令人毛骨悚然。

陈锦松:马来政党领袖个个劣迹斑斑?

 

发布於 2022年05月24日 06時00分 • 最後更新 14小时前 • 栏名:质正皓然 • 評論: 陈锦松


政治讲求的是合纵连横,在博弈中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方程式。协调、接纳、异中求同,追求利益的最大化。

在马来西亚政治碎片化的当前时刻,我们必然需要认清以华人色彩为主的政党必须结合马来政治的力量,才有可能回到执政的轨道,舍此别无他途。

我们无法接受土斗士党、巫统、土团党、伊斯兰党,因为他们的领袖劣迹斑斑,老马是种族政治的始作俑者,纳吉与阿末扎希乃贪腐惯犯,慕尤丁是希盟垮台的罪魁祸首,伊党的伊斯兰化令人毛骨悚然。

这些马来政党领袖,在华人眼帘里,看来都“不值得尊敬”,但在马来社会里,他们形象却是不一样,马来社会对他们的拥抱与肯定,何以与华人社会价值南辕北辙。无疑的,在种族政治操弄氛围下,马来领袖轻易吸纳大量马来选票,他们都是我国政治力量的源泉。

华人在马来政治海洋里,能否独善其身,能否妄自菲薄?

事实上,今天政治巨变,除非华人色彩为主的政党放弃执政的理想,否则“有技巧、有谋略、有方法”的结合马来政治力量是无可避免的唯有路径。

马来与土著人口已经是我国总人口3200多万的近70%,马来政治已然成为国家政治的主力与主流,反对党在509大选取得的辉煌战绩,全得利于马来选民的一分为三,才有所谓马来海啸,才有巫统不是唯一代表马来人利益的政党,希盟因此才有机会执政,尽管那只是短短的22个月当政蜜月期,22个月确实看不到什么“丰功伟业”的政治改变,但却是具有指标意义实现了历史性的政党轮替,也是80年代提出两线制雏形的实践。

当然希盟执政后,才猛然发现种族政治不是一天造成的,而种族幽灵不可能一日消失殆尽。统考走不通,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落实无望,林连玉平反一筹莫展,爪夷文却成为政治的操弄工具,希盟面对的是种族政治的巨大阻力。

权力的欲望

509希盟执政后,其实反对党内部两股势力在博弈,保守派思前顾后,受限于种族政治而缺乏赴汤蹈火的道德勇气,使宣言流于空中楼阁。改革派尽管力排众议,认为应大胆改革,虽千万人吾往矣,贯彻宣言承诺立场鲜明,但势单力薄,无力回天。

我曾在隆雪华堂的一场政治讲座上力陈希盟应在掌权时对宣言的承诺须大胆承担,勇于改革,也不畏失去官职权位,但另一位政治学者却认为希盟当官者不会轻言舍官位只因为了统考,这是权力的欲望。

现在土团党尝试伸出橄榄枝,愿意与希盟合作,要完全回绝,还是彼此有谈判的合作空间?

希盟是否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土团党的合作模式心生恐惧,还是忧心选民无法接受希盟再度拉拢慕尤丁?

希盟要执政中央,靠安华,如果同样能够掌控至少1/3的马来选票,当然最好。问题是柔州与甲州选举结果一再证明,土团党马来选票的支持力度远超过公正党及诚信党。“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是很清楚的。希盟与其支持者到底是否理解其中的奥妙?

现在希盟继续拥抱公正党主席安华,坚持安华还是未来希盟首相人选,问题是安华之外,如果希盟没有“创造性”的突围思维,无法掌握马来选民的动向,而结合反对力量却先视对方有敌意,那你认为,希望还有执政的可能么?不要说是再等十年?

政治现实,其残酷不单是尔虞我诈,更是刀刀见血。反对党力挺安华作首相,问题是安华在大作首相梦的同时,是否真正了解到“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过去一直大谈“我有票数”,回想起来,必然只是花拳绣腿,毫无实质意义。

 

Tuesday the 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