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俄乌冲突与世界变局

打印
分类:专题

瞭望| 俄乌冲突与世界变局_俄乌最大军事冲突恐将到来_全球_冷战

 俄乌冲突虽严重冲击世界格局,在一定时期内造成经济全球化的严重倒退和国际市场的部分割裂,甚至发生局部冷战,但世界人民追求和平与发展的意愿不可抗拒,经济全球化的客观规律不可改变,中国发展的内生动力更不可逆转

瞭望|俄乌冲突与世界变局

 

《瞭望》新闻周刊 瞭望 2022-04-12 14:46

Image

 俄乌冲突有着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经纬,既有苏联解体留下的历史余震,又有现实国际关系中的斗争博弈,其深层原因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引发的全球治理赤字

 俄乌冲突将引发世界各国间新的分化组合,加速世界变局的演进过程。美国作为这场冲突事实上的最大获益者,如果不知节制,用力过猛,反过来还可能助推变局演进的速度

 “喀布尔时刻”的美国已不是“西贡时刻”的美国,更不是罗斯福时代的美国。美国和西方的真正敌人是其自身,试图借外部刺激甚至塑造外敌解决内部矛盾,靠重启军备竞赛和复兴军事集团重振西方优势,只能进一步扭曲和拖累其经济发展

 俄乌冲突虽严重冲击世界格局,在一定时期内造成经济全球化的严重倒退和国际市场的部分割裂,甚至发生局部冷战,但世界人民追求和平与发展的意愿不可抗拒,经济全球化的客观规律不可改变,中国发展的内生动力更不可逆转

 

文 | 张宏志 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原院务委员、编审

  

  2022年初,俄乌军事冲突突然爆发。虽然冲突在发生之前已有征兆,但其规模、烈度和持续时间还是超出预料。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始则无视俄罗斯的火警红线,坚持在乌克兰入约问题上危险玩火;继之在引燃大火之后置身隔离带外火上浇油,牺牲乌克兰作为烧灼俄罗斯的火场。冲突使得乌克兰民众成为了最大受害者,并将殃及全世界。

  

  这场发生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之际的热战,对国际局势产生了重大冲击,其深远影响或将超过“9·11”事件和西方反恐战争,成为冷战结束以来影响最大的国际事件,甚至将由此开启世界历史上一个新的阶段。如何看待这场冲突的深远影响,世界主题与发展趋势是否会因此逆转,必须加以深入思考。

  

Image

2022年4月1日,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居民经过被损坏的建筑 维克托摄

 

冲突爆发的深层原因是世界变局

引发的全球治理赤字

  

  俄乌冲突有着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经纬。其中既有苏联解体留下的历史余震,又有现实国际关系中的斗争博弈,而其深层原因则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引发的全球治理赤字。

  

  冷战结束之后,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信息化浪潮迅猛来临,新兴力量逐步崛起,推动世界格局不断演变。自诩为冷战胜利者的美国和西方阵营,未能正确认识世界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故步自封于既得利益,放任金融资本无序发展,经济脱实向虚,引发国际金融危机,挥霍了冷战后全球化大潮带来的发展红利;任意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不惜以战争手段推送西方政治制度,引发国际恐怖主义泛滥,浪费了冷战后国际局势缓和的和平红利;大搞单边主义,挤压他国战略空间,破坏了冷战阴云初散后霞光一现的国际合作机遇。

  

  这一切进一步导致美国霸权走向衰弱,也反过来加快了世界变局的形成和发展。构建一个适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国际关系民主化要求的新型全球治理体系,成为了当今世界的客观需要。然而,现行的治理体系并未跟上世界的发展变化,仍然沿用了冷战以来遗留下的陈旧模式,单极化的世界权力结构、小圈子决策的国际金融体制、追求单方面绝对安全的军事同盟体系、单一价值判断的西方话语霸权,这些都严重背离了当今时代要求。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西方一统天下的梦想走向破灭,创新全球治理体系的必要性充分显现,而霸权主义者不谋反思自身错误,改革过时的全球治理结构,反而不断倒行逆施,竭力在国际关系中鼓吹保护主义和大国竞争,挑动意识形态冲突,分裂国际社会,制造集团对抗,试图将世界拉回到冷战时期,固化旧有世界格局,打压可能的竞争对手,维护自身霸权地位。这种重温历史旧梦的幻想与世界发展趋势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导致世界格局变化与全球治理现实之间的落差不断扩大。特别是霸权主义者无止境扩大或新建军事同盟体系的行为,严重威胁他国安全,最终必然导致激烈对抗。俄乌冲突就是这一矛盾的集中爆发。

  

  事实已经证明,旧的世界霸权及其所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已经无法适应未来的世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将成为人类社会实现和平与发展的唯一正确方向。

  

Image

2022年3月30日,一名妇女在乌克兰扎波罗热地区等待通过人道主义走廊撤离 迭戈·埃雷拉摄

 

冲突将极大加速世界局势的演进

  

  俄乌冲突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历次局部战争,将极大加速世界局势的演进,甚至成为世界百年大变局中的一个重要节点。之所以这样说,是由于冲突爆发的时间、地点和参与方及其战略目标均为过去的局部战争所未见。

  

  首先,从时间点来看,这次冲突爆发于百年变局与世纪疫情的交织阶段,世界已经在发生深刻变革,这场冲突打破了旧有国际关系的僵化外壳,必将会为变革加油助力,使其由暗火焖烧转为燎原烈焰。

  

  其次,从地点来看,这次冲突爆发于世界上最发达的大陆也是两次世界大战主战场的欧洲,触发了世界一些主要大国最根本的利益和最敏感的神经,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各方反应极其强烈。

  

  其三,从参与方来看,这次冲突将当今世界上的两个核大国卷入其中,一个为直接交战方,一个动用直接出兵外的一切手段台前幕后变相参战,双方距兵戎相见只一步之遥,整个西方世界也一并牵涉其中,从而突破了二战以后形成的国际关系禁忌;原有的斗争界限和妥协模式已被冲破,如何善后尚无先例可循。

  

  最后,从参与方的战略目的及投入的政治成本来看,参与双方的战略目标之高、投入成本之大也为史上罕见,乌克兰全境已沦为战场,俄罗斯在安全领域中被逼到墙角后绝地反击,美国和北约作为实际上的参与方也押上了自身的霸主地位和联盟信誉,这使得双方妥协的难度大大增加;军事冲突最终或能以和谈结束,但冲突引发的国际紧张关系有长期化的趋势,并对未来国际秩序产生深刻影响。

  

  这些都预示着这场冲突的不同寻常。无论将来结局如何,都将对世界造成永久性改变。一系列冷战以来国际关系的思维定式均被突破,世界之舟或将驶入一条未知航道。

  

  现在冲突仍在进行之中,对未来的影响尚难定论,但有两种倾向已很明显:

  

  一是西方霸权主义者试图借此重振军事同盟,推动世界向以意识形态划线的集团化方向转变,并企图占据所谓道德高地,将全世界绑上自己的战车。

  

  二是广大亚非拉国家,甚至美国的部分盟友,看穿了霸权主义者挑动冲突而又让他人火中取栗的真实面貌,努力与其保持距离。这些国家无疑是反对战争的,但也绝不愿成为大国棋子,与冷战时期相比,其自主意愿和能力已大大增强。即使是当下空前一致的西方阵营内部,随着时间的延伸和情绪的沉淀,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逐步认识到这场冲突的爆发不是必然的,而是由西方一系列错误政策促成的,美国和欧盟在投入的成本与获取的收益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这将在欧洲进一步催生战略自主的声音。

  

  这一切表明俄乌冲突必将引发世界各国间新的分化组合,加速世界变局的演进过程。美国作为这场冲突事实上的最大获益者,如果不知节制,用力过猛,反过来还可能助推变局演进的速度。

  

冲突引发的国际环境变化不会

根本逆转美西方衰退的历史趋势

  

  俄乌冲突引发的国际环境变化不会根本逆转美西方衰退的历史趋势,甚至可能加快其进程。

  

  不久前,当美军狼狈撤出阿富汗时,世上许多人轻言美西方已完全衰败。而俄乌冲突爆发之后,又有许多人震撼于美西方操控世界的能量,认为美西方能够借此迅速走向复兴,西方舆论甚至认为美国将重演越战失败后赢得冷战“胜利”的逆袭时刻。然而,简单看衰或看涨美西方力量,都是对历史趋势的浅见和短视。美西方衰弱的根本原因是两大历史发展趋势,而这两大趋势没有也不会根本改变。

  

  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集体崛起,从根本上改变了国际力量对比,世界经济重心正在由大西洋两岸向亚太地区转移,西方实力的相对下降已成不可逆转之势。美西方面临的竞争压力不断增强,独霸世界的历史已一去不复返。

  

  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疲态已露,开始步入了老龄化阶段。资本的无序、无度扩张,经济呈现泡沫化倾向,基础制造业衰退,科技竞争力下降,贫富分化加剧,政治极化现象抬头,社会共识减弱。这一切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世界借助新科技革命赢得的发展优势已逐步耗尽,垄断资本主义的固有弊端开始充分暴露,各种矛盾正在不断积累,且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

  

  面对这两大趋势,西方国家要找到振兴之路必须进行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对内改革过时的政治制度,限制金融资本的过度膨胀,更新陈旧的基础设施,缩小收入分配差距,重建社会共识;对外放弃霸权思维,实行南北合作,开放全球治理体系,推动经济普惠发展,做大国际市场蛋糕,实现各方互利共赢,把世界的发展变为自身再发展的机遇。然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却没有顺应历史发展趋势,反而走上了一条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道路,妄图筑起一道隔离墙把世界大潮挡在墙外。这表明美西方正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作为几百年来一直占据优势的西方世界,其衰退必然是一个长期过程。衰退中的庞然大物在外界刺激下也会爆发惊人力量,但其下滑的趋势已成定局,巅峰时刻不会再现。当今时代的环境和条件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喀布尔时刻”的美国已不是“西贡时刻”的美国,更不是罗斯福时代的美国,自我更新已然力不从心、时不再来。从美国特朗普政府混乱的内政外交,到英国自外于欧洲联合;从西方抗疫的集体失败,到中东“改造”的“始乱终弃”,这一切都只是西方整体衰退的外在表现,反映的是其难解的深层次矛盾。美国和西方的真正敌人是其自身。试图借外部刺激甚至塑造外敌解决内部矛盾,靠重启军备竞赛和复兴军事集团重振西方优势,只能进一步扭曲和拖累其经济发展,是沿着错误的方向超速行驶,是服用了兴奋剂去跑百米冲刺,南辕北辙、饮鸩止渴。如果西方沉溺于二十世纪的旧日辉煌,执迷不悟地走向歧途,那眼前的这种振奋很可能成为一场回光返照的瞬间烟花。

  

冲突的爆发凸显了世界变局带给中国的挑战和机遇

  

  俄乌冲突的爆发,充分显现了世界变局中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对于中国而言既有挑战也有机遇。大的挑战蕴藏着大的机遇。冲突引发的国际紧张局势,无疑对我国的发展提出了更加严峻的挑战,但也隐含着某些新的可能。对此,我们都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在当前美西方炒作“民主”与“专制”对决的意识形态斗争语境之下,西方霸权主义者不仅没有因俄乌冲突放松对我国的压力,反而试图借机将中俄相互捆绑一并打压,实现其一箭双雕的目的。西方战略思维中盛行多米诺骨牌理论,惯于以自我为中心看待复杂的世界,不承认其他国家有各自的合理诉求,而从其争霸的认知角度出发,把原本不相干的问题硬性扯到一起,把截然不同的地方性冲突一概归结为大国间的“代理人战争”。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入侵台湾海峡,就是突出的事例。

  

  我们要充分警惕国际敌对势力借俄乌冲突侵害中国利益、破坏中国形象、分化中俄关系的图谋。尤其要警惕西方少数人蓄意将台湾问题与乌克兰问题挂钩,制造台湾问题国际化的险恶用心。对此必须高度重视,沉着应对。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在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内,急剧变化的国际形势也可能产生另一方面的效应。

  

  首先,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当今时代,以意识形态绑架经济发展,以泛化安全威胁扭曲供求关系是违背客观规律之举。特别是在美国经济实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搞集团对抗缺少有力的经济支撑,依赖政治胁迫而缺乏经济补偿,大炮多于黄油、胡萝卜少于大棒,最终势必难于持久。

  

  其次,西方霸权主义者越是卖力地分化世界,越是引起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警觉,不愿沦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在冷战最为激烈的时期尚且出现了不结盟运动,在发展中国家逐步壮大、西方控制力下降的今天,强迫选边站队、复制冷战模式更是时过境迁。

  

  其三,在世界变局加速演进的局势下,世界各国都在寻求自身的重新定位,一些国家借俄乌冲突之机突破二战以来的禁忌和束缚,追求新的国际地位,国家间关系也会出现新的纵横捭阖,这可能会产生难以预测的挑战,也可能孕育着难得一见的机遇,善于趋利避害就可获得广阔回旋空间。

  

  综合来看,俄乌冲突虽然严重冲击世界格局,在一定时期内造成经济全球化的严重倒退和国际市场的部分割裂,甚至发生局部冷战,但世界人民追求和平与发展的意愿不可抗拒,经济全球化的客观规律不可改变,中国发展的内生动力更不可逆转。只要我们保持战略定力,增强历史自信,坚持和平发展道路,高举多边主义和互利共赢的旗帜,就一定能打破国外敌对势力孤立包围中国的图谋。

  

  当前形势下,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制裁已是无所不用其极,试图借机重创乃至制服俄罗斯。然而,历史证明俄罗斯是一个韧性极大的民族,历经磨难而恢复力超强,即使遭受重大打击,但其国力基础没有变,与西方的结构性矛盾也没有变,将来仍将是多极世界中的一极,把如此规模的国家隔绝于国际社会之外是完全不可能的。西方不留余地的制裁也将为自身未来的转圜制造障碍。

  

  我国秉持的客观公正、劝和促谈的外交立场,在这场危机中代表了理性的声音,必将为冲突的善后和在后危机时代扭转国际紧张局势发挥自己独特的作用。历史将向未来证明,只有按照中国的一贯倡导,彻底摈弃霸权主义和冷战思维,真正实现世界各国间的和平、合作和互利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推进人类社会的共同安全、共同发展、共同繁荣。未来也会为今天作证,坚持和平发展道路的中国站在了世界人民根本利益的一边,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刊于《瞭望》2022年第15期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