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华基政党变革系列之五

打印
分类:犀乡历史

人联党领袖曾义无反顾 否决当家不当权

第一届民选政府的成立,砂拉越的华人虽说亦算获得分享政权,但绝大部份的华裔,特别是乡村地区,并没有从“参政”中获得改善生活、权益及所应享有平等及公平待遇。

在州内阁充当“华裔代表象征”的砂华公会,在举行的三层制选举,全部429名市县议员之中,只拥有3名市或县议员,投票的支持率只有0.70巴仙,而人联党却拥有115 名市县议员,支持率达26.81巴仙,如果以单一政党而言,人联所赢得市县议席最多,也是最大的单一政党。

砂华却凭着与其他三个盟友党,即国民党(48名市县议员及 11.19%支持率)、国民阵线(44名市县议员及10.26%支持率)及保守党(43名市县议员及10.02%支持率),总共赢得138个市县议席(支持率共达32.17%),而搭上执政的最后列车。

另一政党;国家统一党赢得市县议席59个及获得13.75%的支持率,与人联党一样成了另一反对党。

根据人联党所出版的《回望人联三十年》一书记载,在当时,英殖地政府看到民选政府得不到华人的支持,知道如此的政府肯定不稳定,局势不靖,因此提出一个建议,即组织一个所有政党,包括人联在内的联合政府,由人联党主席王其辉出任第一任首席部长。

这个建议曾被人联党部份领导人所欢迎,但大部份中层领导人和干部都反对,并认为无法当政府固然可惜,但做反对党一样可以为民服务,好过于在政府中当一名有名无实的夥伴。因此,当时人联领袖及干部义无反顾的精神,否决了“当家不当权”的执政手法,委实让人一些领袖及党员深感无奈。

当时,人联的领导层中,真正为人民服务还是占绝大多数,因此,这项建议不但不被中央所接纳,同样也不被联盟一些成员党接受,最后不了了之。

在当时,组成马来西亚计划在英殖地政府及马来亚政府共同策动下,已是势在必行。但在大选中获得绝大部华裔及伊班支持的人联党却口口声声反对大马计划,并强烈要求英殖民政府举行公投,以让砂拉越人民决定要不要共组马来西亚。

和平示威被迫取消

在邻国印尼却在砂拉越印尼边界进行干预,并宣称大马计划是新殖地主义的产物,矢言致力加以粉碎。菲律宾亦强力恫言要收回沙巴领土主权。联合国在印菲两国要求下决定派出一个民意调查团,前来砂拉越作第二次的调查,即是所谓的“联合国调查团”。

人联及其支持者获此消息后雀跃万分,并认为是一项申诉反大马的良好时机。

人联党更马不停蹄地策划举行种种申诉民愿的活动,包括原拟定在1963年8月16日联合国调查抵达时举行规模宏大的反大马和平示威。但是在8月14日,政府特别颁布禁令,禁止在联合国调查团到访时,禁止在公众场所举行大集会或示威,包括不得包租巴士进入市区等不民主的条令。

在此项禁令下,人联被迫临时取消和平示威行动,虽是如此,但依然不能阻止热情的人民,特别是从乡村各地涌入市区的各族人民,对调查团的“关心”。

那时交通不发达,汽车没有多少辆,巴士又被禁止包租入城,乡村人民有者骑着脚车,但大部份乡民一早便步行数个钟头路程入城,有者前往七哩的机场准备向调查团申诉砂拉越人民不要大马的意愿。

8月16日清早,当局出动大批武装军警,前往各主要交通要道把守主要路口,以期阻止来自四面八方乡村与甘榜长屋的华、达雅族农民进入市区。

当天上午8时许,在二哩半进入古晋市的要道,更出现“欢迎”联合国调查团的队伍;他们身背摧眼弹、戴防毒的口罩军警,开始设法驱散群众队伍,更命令群众在五分钟内离去,否则采取逮捕行动对付。

在军警人员的要胁下,逼使4、5000人的群众紧迫向沟边的草地驻足,难以越城池半步。

成邦江农民队伍被拦截

在另一边厢,一批来自成邦江农民队伍,却在六哩半机场处被拦截阻止入城,更无法前往机场周围,这一支约四、五千人的群众队伍情绪高昂,与封路阻拦的军警人员及警车对峙,气氛紧张。来自石隆地、石角、马当的数千名群众分别被拦截在巴都吉当路、石角、马当路无法进城,他们兴致勃勃而来,就连联合调查团的影子都没机会一睹。

市区的民众,在艳阳高照下曝晒了四个钟头,调查团才于中午12时抵达王长水路口时,示威群众即刻高举以英语书写的标语,高喊“不要大马”、“我们要全民投票”等口号,在要道旁的民众也激烈应响,群众更突破防线,一蜂窝冲到道路中央去,重重把调查团的汽车围住,调查团汽车在人群中缓缓而行,群众随着车辆前进,于是整条大石路被人流所阻塞,万头钻动的人潮更形成一条人龙继续向市区挺进。

尽管太阳猛烈,但群众的热血奔腾,心情激动,虽冒着生命安全与危险,但却给他们无限的满足感。

唯一反大马的政党人联党,在这些行动上扮演着火车头的影响力,并于当天七时在党部举行万人党员大会,并邀请调查团代表团出席。虽在初时获得口头答应列席,但大会开始始终不见人到来,主席王其辉、秘书长杨国斯等亲自走一趟其下榻住处诚邀代表团列席大会,但却不得要领,完全无法接触到代表团成员。

据说,他们正参加一项由政府为他们而设的酒会,对人联群众的邀约抛置脑后。

虽然请不到代表团前来见证,但万人大集会万头钻动的热爆场景,却令人惊骇。

不但在古晋是如此,调查团抵达诗巫时,同样遭遇反大马的万人华伊示威群众,诗巫机场尽是反大马口号的标语,而代表团座车通往市区女皇道时,被人潮阻碍前进,寸步难移。群众紧随座车前进并往车厢内塞入标语,但守卫军警拉走一个又来一个,连接不断,拉拉扯扯走了二哩路程,座车才抵达卫理中学,但抵达中学校门口,群众与军警终于发生冲突,于是一场反大马的暴动上演了,群众拼命向警察掷石头进行攻击。代表团形如惊弓之鸟,下车后快速躲入学校二楼。

官朝空开枪迫退群众

在是起冲突事件中,一名警官座车被破坏,迫使该警官朝空开枪警告,才迫使群众稍微后退,之后警官急速跑回学校里面。

最后愤怒的群众将这部警官的车翻倒过来抗议,连着一辆辆警车都被翻倒,场面火爆,最终群众在人联党领袖出面劝解下群众才逐渐散去,平息了暴动。

根据《回望人联三十年》的记载,当时在诗巫的示威估计有三万人到机场集合,暴动最后导致警民各十多人受伤,所幸的是,这起暴动没有酿成人命损失,确是不幸中的大幸。

接下来,调查团每到一地区,同样面对反大马的示威群众。尽管砂人联党,在联合国调查团到访期间,作出巨大努力来向调查团反映华人、伊班人的意愿,包括提呈备忘录,强烈反对参组马来西亚,但却支持砂拉越自治独立。

最终所谓联合国调查团的报告,据说并没有反映出砂拉越二大族群,即伊班人与华人的实情与意愿。

在砂拉越华人及伊班族的强烈反对下,加上马来半岛局势的演变,原本预定于1963年8月31日宣布与马来亚、新加坡及沙巴组成马来西亚,被挪后到9月16 日。但在8月31日这一天,英殖地政府的英国旗正式被撤换,从砂拉越的天空徐徐降下,而砂拉越本身州旗正式升起,象徵着英国政府结束了砂拉越的统治,让砂拉越在和平情况获得独立。

从当年反帝反殖的英殖民统治,乃至反大马组成的政治斗争中,华族与伊班族,在人联党的影响下付出不少的奋斗、血汗与牺牲。

Sun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