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华基政党变革系列之七

打印
分类:犀乡历史

人联曾是最强大反对党 领袖声望掷地有声

砂拉越人联党自成立以后,深得华人的心,从城镇至偏远落后的乡村及长屋,其亲民、为民效劳的口碑极佳,举凡大小活动,都是一片人海,尽管人民生活困苦,面对诸多压迫与打击,但却一心向着人联党,大力支持着它。

从成立当初的反帝反殖,到大马计划酝酿的反大马运动,人联可说是砂拉越最强大的反对党,领袖声望掷地有声。

但是,在1969年延伸到1970年的首届直接国州选举的结果,却改变了人联党的整个斗争目标与路线,这可说是人联党在砂州政治上的最大转型,也是砂拉越华人政治的最大转捩点。

这一大转捩点,也“注定”了人联党今时今日的坎坷处境。

1965年砂拉越联盟以微差议席,在举行的三层制选举中上台执政后,民怨四起,联盟内讧丑闻百出,甚至出现严重的宪制危机,然而5年的任期,联盟依然采以一拖再拖的手法,迟迟不举行选举,还政以民。

但经过一连串的逮捕人联党干部及领袖,以镇压人联士气后,终于在联邦副首相的见证下宣布于1969年4月间举行首届直接国州选举。提名日为4月5日,投票日西马为5月10日、沙巴为5月10日至25日,而砂拉越则落在5月10日至6月7日。

在联盟执政期间,砂国民党在第一任首长加隆宁甘被革除首长职后,便退出联盟,成为了反对党。这项冗长的国州选举期间,虽然各造竞选激烈,但还算相安无事,并于5月10日顺利进行投票。西马在当晚便揭晓大选成绩。由于民主行动党的胜利游行而引起五一三暴乱事件,造成砂拉越5月15日便中止了所有已进行中的投票工作,全国也进入紧急状态。

直至1970年5月25日,选举委员会在古晋接见各造政党领袖及候选人后,宣布砂州选举将从1970年6月6日继续投票延至7月4日止。

513后砂竞选活动被禁

由于五一三事件后,由国家行动理事会控制局势,因此政府宣布砂州选举的任何竞选活动都被禁止,候选人只能张贴印有候选人相片、竞选标志或党徽、及请投“xxx一票”字眼的竞选海报,其他形式活动都不被允许。

在军警森严戒备下,一场决定砂拉越人民未来政治命运的选举,终于在七月四日完成与揭盅。

标榜着多元种族,却以华人为主导的人联,在此次国州选举中,角逐48个州议席的39席,其中华裔候选人20人,马来族5人及 达雅族14人。在24个国会选区中,派19人逐鹿,其中华人候选人7名,达雅族10人及马来人2名。

至于其他政党,反出联盟的国民党,以独自的标志竞选外,联盟成员之一的保守党亦坚持以本身标志参选。当时,联盟只有砂华及土著党相依为命,并沿用帆船作为竞选标志。

人联党虽然面对非常不利的局势下,许多基层干部已转入地下组织,民族区又面对敌对党的破坏及挑拨,因此,致使该党面对人手短缺及种种困境交加的情况下,依然势如破竹般囊括所有华裔选区之议席,而在伊班的民族区,有许多也以微差票数落败。

因此,在1970年7月5日宣布的国州选举成绩中,人联党赢得了12州议席及5个国会议席,得票高达7万2196张,获得得票率为28.9%。国民党却赢得12个州议席及9个国会议席,得票率为25.5%;土著党获得12个州议席及9个国会议席,得票率为14.7%;而保守党获得8个州议席;砂华只赢得3 个州议席,独立人士获得一国会议席。

无一政党能单独执政

这次的选举结果,没有一个政党获得大多数议席而能单独执政,使到政局处于微妙与混乱的窘境中。

大选结束后的第2天,7月7日砂人联党联合土著党、及保守党议员突然宣布组织砂拉越联合政府,并由土著党的拿督拉曼耶谷出任首席部长,人联党秘书长杨国斯出任第一副首席部长,保守党的西蒙林麦玛佐为第二副首席部长。在6名阁员的内阁当中,砂人联有2人入阁,即杨国斯及中央财政的沈庆鸿,土著与保守党各有2 人入阁,延续着华巫达族三足鼎立的多元与平等的代表性。

这突其来的消息,震撼了整个砂拉越的人民。

人联党弃反对党而入阁当官的举措,是党中央仓促的决定,而令该党党员深感茫然,甚至一些激进的左派思想的党员及干部,一时间难以接受而采以对抗态度。同时,砂人联此举备受各界批评、议论纷纷的枝枝节节,一直延续与发酵。

1971年2月11日,联邦首相邀请砂人联党加入联邦内阁,该党主席王其辉入阁,出任联邦工艺研究与地方政府部长,这是砂拉越合组马来西亚后,第一位代表砂拉越华裔进入联邦内阁的华裔领袖。

联合政府执政下,获得最大的成就,且让砂人民感到最珍贵的,莫过于是砂州逐渐恢复和平。

1973年10月21日,首席部长拉曼耶谷在人联党秘书长兼副首长杨国斯的积极努力下,与北加人民军政委兼主任黄纪作在成邦江签署谅解备忘录,发起一项和平行动,终于结束了持续了长达11年之久的武装斗争及暴乱局面。

总共有千余名砂共游击队队员先后放下武器走出森林,重返社会。与此同时,政治拘留犯获得释放、全州性的戒严令亦被解除,因为约有75巴仙的共产游击队队员已放弃武装斗争。

在砂共猖獗时期形成的三个新村的种种禁令,也获得逐步放宽,直至1977年8月16日,政府才正式宣布解除三个新村的政治禁令,新村人民可以自由进出新村,也可以参与政治活动。

也因为局势日趋稳定,乡村经济日渐恢复正常,人民生活情况也日愈改善。虽是如此,华人的政治依然深受冲击,特别是多元种族的人联党,却面对当时最大反对党的砂国民党的对峙及严竣挑战。

在政府内,人联也面对政策失调、不公平待遇的挫折,此外,该党内部也面对一些改选风波及分裂。

Sun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