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吃不消 每人年缴6元人头税(李君)

打印
分类:犀乡历史

前田利为中将在1942年7月初,抵古晋出任日军驻砂司令时,与被迫列队夹道迎接他的民众挥手致意,他在就任后便源源不绝的推出各种苛政,包括向华人强征国防金和人头税等等。

 

日本侵略者在占据砂拉越后,便向人民征收“人头税”,规定土著民众每人每年缴交五角钱,但华人却每人要付六元。

作者:李君      於:2007年5月16日

1941年12月24日平安夜的下午四点钟,对面港的拉者王宫,升起了日本的红膏药国旗,象征砂劳越沦陷,全民尤其是华人在侵略者铁蹄下,饱受三年零八个月的蹂躏。

日本鬼子轻易的占领了全不设防的古晋后,虽没有展开屠城的恐怖行动,但也侦骑四出,逮捕各属侨领,尤其是那些在中日大战期间,曾发动筹募义款援华抗日的“砂劳越筹账会”理事,似乎无一幸免的全部身陷黑狱,以致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战前已存在各属乡会,在古晋沦陷后,几乎全部陷入瘫痪,各会所人去楼空,然而日本侵略者很快就发布指示,限令各属公会迅速恢复办公,否则将充公其资产,因而为了保护族群公产,很多公会的理事只得虚与委蛇,回到公会办公,被迫执行军政府所颁布的各项政令。

日据期间被迫继续开门办公的各属公会,计有位于花香街门牌6号(已被拆除)的福建公会、位在过去称作“七丛松”,现名为敦哈志奥本路,邮政总局对面,门牌22号的广惠肇公会,以及在亚答街上帝庙前门牌23号的潮州公会,还有设在横街仔门牌21号的海南公会、花香街门牌13号的福州公会,以及汉阳街门牌17号的客属公会。

当年福建公会除了要负责办理彰泉人的事务外,也要兼顾到诏安人,而雷州人则被并进广惠肇公会,福州公会兼理兴化人事务,至于江西、上海和其他少数没有本身属会的华民,则直接隶属后来成立的“华侨协会”控管。



于此同时,伪政权还宣布成立所谓的“华桥协会”,代表军政府统一监管各属公会会务,并委任华人总侨长王长水(上图)担任会长,但因为王老当时年事已高,获得军方特殊礼遇,仅让他当个挂名的会长,真正在执行工作者,则是受委为理事长的左手书法大师许聪思。

左手书法家许聪思在日据时,被迫担任“华侨国防金征募会”理事长,图为他与妻子黄克贞的遗照。

出生于中国金门后浦村的许聪思(1897—1959),年轻时毕业于厦门著名学府“集美师范学院”,学成后曾出任金门公学的校长职,1935年携眷迁居古晋,住在马堤斯路,现在的古晋中学附近,与拿督黄庆昌故居结邻的一间简陋木屋中。

许聪思遭日寇严刑虐待

实际上许聪思和当年砂劳越的首富黄庆昌,有着姻亲的关系,拿督黄在金门的二房许氏,也就是新加坡银行家黄祖耀的母亲,便是聪思的近亲,所以有了这段渊源,许君在初抵古晋时,自然向经已发迹的黄庆昌靠拢。

他在安顿了家小后,便与黄庆昌合资开设“庆聪公司”,经营日用品和杂货批发与零售业务,还在昔加玛路创立一间肥皂厂,业绩还相当的不错,然而在日本蝗军铁蹄踩进了古晋后,许聪思也因为与黄庆昌等华社领袖合组“砂劳越华侨筹账会”,发动民众捐款援华抗日,而被扣留了三个多月,饱受日本宪兵队之严刑虐待。

黑狱出来后,适逢日本伪政权为了更方便监管华社,成立了类似“传声筒”,又兼具代理机构的“华侨协会”,勒令各属乡团委派一名代表,每天聚集于华侨协会内办公,方便军政府通过他们向华社传达政令,还硬把许聪思委为理事长。

由于在诗巫拥有一座店屋,古晋广东人侨长李永桐被迫向当地的国防金征募会缴付了400元的税金。

于穷凶恶极的蝗军淫威下,许聪思等社团领袖,不得不虚与委蛇的接下任命,每天清早骑着脚车,到设于亚答街琼侨会馆的华侨协会办公,后来日本鬼子强制所有华人奉献所谓的“国防金”,便把华侨协会的全班人马,编进所谓的“华侨国防金征募会”,继续负责监督各属公会向侨民征收“国防金”,与人头税等事宜。

实际上,日蔻之所以成立华侨协会与勒令各属公会恢复运作,主要是为了紧接下来源源不绝推出的各种苛政铺路,果然在各社团领袖各就各位后,倭寇便颁下政令,要各乡会处理各属华民呈报资产的工作。

推出华侨资产登记法

收藏家陈高庭便珍藏有一份日据时期,侵略者向古晋华裔坡众所颁布的公文,“久镇华侨资产登记办法”:

洋洋洒洒的通告全文,共分有12条,第一条列明资产登记,分公司商号或个人为单位,即资产在公司行号名下者,以公司的名誉呈报,若财产是在个人名下,则必须由个别人士呈报。

第二条清楚列出必须呈报的资产,包括了动产与不动产,所谓的动产除了手头上的现金外,还得报明在银行户头中的确实存款数字,欠人人欠的帐目,店内储存的各种现货价值,以及金器首饰的数量与估价。

不动产则泛指房、店、工厂和地产等等,通告还钜细靡遗的举例说明各种不动产的标准估价法,诸如房产的价码,可用十四年租金总和来评估,好象相关的房屋若月租为3元,年租即36元,乘以14年所得的504元,便可当成此房产的现值。

至于胶园的估价法,则以拉者政府时代所分发的固本之等级决定其价值,其余好象米较、火较、油较、硕莪厂、砖窑、炭窑和各类厂房,以及形形色色的机械、轮船、家具等,业者必须呈报当年购置时的价格,再自动呈报现值予征募会审核。

这份在1942年8月间出炉的“华侨资产登记法”政令,规定所有华民必须向本身所属的乡会,好象福建人到福建公会、客家人到客属公会,潮汕人到潮州公会领取三份呈报表格,且必须在同年的8月16日,至22日下午六时止,填妥交回给各属会负责人,再转呈予所谓的“华侨国防金征募会”审核。

作为一个代理机构,以华侨协会理事会成员为班底的国防金征募会,在审核所有的资产呈报表格,查证呈报属实后,各呈报者必须在同年的9月1日,至9月25日下午六时之前,缴交相当于他们资产总值约一成的现金作为奉献金,通告还警告称,逾期未如数缴纳者,将视作“拒缴论”,而被查出以多报少,或蒙混情事者,将一律被送交政府查办。

 

日寇在古晋所颁布的“久镇华侨资产登记办法”,规定所有华人必须呈报他们的公司及个人名下的所有资产,接着便按资产总值抽取巨额的国防金。

古晋广东人侨长李永桐向日寇所呈报的人头税表格,详细列出与他同住的家庭成员和外甥女及工人的相关资料。按照日寇规定,李家共有12人,每年所需缴纳的人头税多达72元。

 

华侨税金高12倍

除了古晋(日据时易名久镇)之外,日本侵略者也在成邦江(志满岸)、诗巫(志布州)、美里(米里)等全砂各城镇,向华人强制征收国防金,而且还定下总金额,威迫当地的华侨协会或各属乡会,必须达到其所设的目标,因此使很多华人家庭几乎被沉重的税金迫上家破人亡的绝路。

显然的日本鬼子在占领区所发布的政令,大多是冲着华人而来,不仅向华人强征国防献金,既使是“人头税”,华人与马来人、达雅人等土著所要缴较交的钱额就有天渊之别。



倭寇驻砂总司令前田利为(上图,多行不义的日本驻军司令前田利为中将,在到任未满五个月,便于乘搭军机前往纳闽岛开会的途中,于民都鲁岸外坠机身亡)中将,在1942年所颁布的“征收人头税规则”,列明在占领区内,除了日本人外,每名坡众都必须向军部缴交人头税,按照规定,马来人与其他土著居民,每名每年的税金是五角钱,而华人则每名六元,足足比他族高了12倍。

一家之主必须负责缴付所有家庭成员,包括女佣仆从的税金,为此伪政府还设计了“华人人头税”的呈报表格,呈报者必须填写本身的名字、性别、年龄,籍贯(帮别)、住址与职业。

接着必须列出家庭中所有成员,包括妻儿甚至于女佣与伙计的详细资料,包括名字、性别、年龄、籍贯、亲戚关系和备注栏等等,而在昔日强调多子多福的时代,每个家庭动辄十几口人,这笔每年近百大元的人头税,确实让很多家庭负荷不起,然而在蝗军的铁蹄下,手无寸铁的民众纵使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默默的忍受下来,听任侵略者的宰割。

日本人你

Sun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