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桃源马罗河

打印
分类:犀乡历史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世外桃源马罗河

在巍峨的砂印边界崇山峻岭中在那日夜奔流不息马罗河先后生活过近千个日子里在没有战事发生时,这 “世外桃源”是很可爱的,我至今还常怀念在那边区的马罗河岁月。当然,在那里一定也有些烦心、惊心的事,也同样永远的深印在我的心中。

 

 

在一个晴朗的早上朝阳升起时的马罗河大森林

 

Betung Kerihun, ecosystems, flora and fauna

Upper course Embaloh River

马罗河的小支流

 

 

世外桃源马罗河

 

- 回忆在那砂印边区的千多个日子 -

 

-          作者: 丹心

 

               马罗河原名Sungai Embaloh,伊班人又称之Sungai Kanjau,是加里曼丹岛(婆罗洲岛)印尼西加省卡江Kapuas 河尾左边伸至与砂拉越第三省边界的一条大支流,她奔流在茫茫的原始森林间,让这边区充满战斗的诗篇。

 

               马罗河边的景色是美好的。在没有狂风暴雨,没有山洪暴发时,撑着船沿江上下,那时你会觉得是置身在帐篷莱仙岛,山灵水秀,树青河绿,轻风鸟语,清清悠悠,幽幽静静 . 时而听到大头鸟 “哦 ! 哦”的雄鸣,时而听到猴群嬉闹呼应的杂声。时而看到河里摇摆的鱼,时而看到各种少见的鸟,是可爱啊复可爱,更令我无限怀念。  

 

      这河水,清清悠悠地惹人爱,更让人时刻警惕她的骤变的厉害,“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变小人心”。当山洪暴发时,隆隆的巨响声,伴着深黄色的泥浆水,从河尾倾泻而下,那情景刹是吓人。有时在岸上可惊见,那浪头一打出,飞奔出六七丈远。遇到这种情景,撑船的老哥们要及时把船拖到安全处。我们有时会在浅滩处休息午餐,烧点水,煮点热汤的,遇到这种情形,就什么都煮不成,得及时往高处转移,手脚慢,当心锅具等都会被冲走,真是惊心!

 

      砂印边界的高山峻岭,有者高达四千多英尺,在那样高的山顶,并没有高耸环抱的大树,只有佝佝偻偻,扭扭曲曲的树木,树木长不高长不大,也许长不起来呀,也许是高处不胜寒?又或许是苦苦和劲风较量的结果。更或许它自认已在高山之巅,阳光充足,无需与旁者竞争高,而不思长进吧。在这样的高山地带,冷时,真是奇冷,白天都畏惧于下河,真要冲凉,要一切准备就绪,一下水,浸泡一下子,马上就得冲上岸。

 

      那高山上的河水有如明镜,一粒细沙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个砂印边界地带最高峰的山凹,我们叫 “冷库点” 在Ulu Bangkit分水岭地带的 Bukit Panggau Dulang,在那儿的晶莹美丽的小河,就是看不见一条小鱼儿。你会诧异地发现:鱼儿在这,完全没见踪影,我们沿河跑了一小时多还是没有看到鱼儿,只有少少的几只 “油螺”在水底爬动。

 

       在边区河边,或者去钓鱼,或者当你想在那大石头上小休,看书,聊天,冥思时,总有很多的 “小蚊子”,我们管它叫 “不子”向我们骚扰,被叮的又痒又痛,不胜其烦。这小东西是无孔不入,钻进头发,颈项处,眼脸处。这小东西是太煞风景了,也太惹人厌了。

 

       边区的大森林里,不论是高山,还是河边,都有山蛭,这是导致我们多年来不知失去多少鲜血的魔鬼。山蛭是无骨软体长圆形小虫,以吸取动物的血维生。山蛭比水蛭小,分褐色黑边与青边两种。一般长一寸多,直径约5mm左右。黑边山蛭多在平地和山垄地面的树叶下,有时也在距离地面不高的枝叶上;而青边的一种多在河边。这些吸血小虫都异常敏锐,只要在距离不远的地方稍有动静,它们就伺机待发,列成一行行,等待目标靠近。当我们到时,那一条条直立的躯体,一扭成弓形,要多快就有多快搭上你的身体(多在脚部),超强的吸盘紧紧粘着,然后再移到更好的部位开始吸血。黑边山蛭与青边的不同,黑边的多在脚部(比如脚趾间,脚盘,脚髁上下),吸血时没有疼痛感,所以多能成功吸得饱饱的。而青边的山蛭就不同,它搭上你的身体后,还会往上爬,钻进裤子内,或停在男女的下体处,所以女性对这东西特别厌恶。它不单吸了血,又往往令人难堪。不过这种山蛭在咬破你的皮肉,开始吸血时,会感到疼痛,所以很快被发觉弄死,较少吸到血。山蛭咬破皮肉开始吸血时,都会吐出一种粘性液体,使血液不易凝固。一只山蛭吸饱后,变成圆鼓鼓的,要比它原来的体积大三几倍。其实,它吸过的伤口继续流出的血则更多,也持续好久。有的吸吮处的疤痕还会形成小肿瘤。我那阿禄的大腿内侧被山蛭吸的伤口就流了三天的血,30多年后的今天还留下一个五分钱大的黑痕迹。我们应对的办法就是把伤口的血擦乾,马上用一块薄薄的纸(如烟纸)贴上就好。预防被山蛭黏上,可在出发前用烟水、驱风油等涂脚,再绑紧裤脚。雨后,山地山蛭更多,更要时刻留意,即时抓。长期在森林生活,不时喝些蜂蜜,还可预防喝到水中可能有水蛭的卵。

 

     山中还有一种令人厌恶的小虫就是“猴虱”。这东西体积非常小,但数量很多地在一个窝里。通常在野兽多的地方(如猴群),在枯木枯叶多的地方,有的也在不高的树叶中。人一碰到时,很多就黏在衣服上,然后再钻到人体到处爬,令人毛发憟然。曾经遭遇过它的人都知道,必须脱下衣服拿去抖,或在火上抖,再认真检查把黏在身上的捉掉。游击队的工作生活,男女队员往往都是在一起的,所以要脱光衣服真有些难堪不自然。还好大家生活久了,都知道彼此的想法,男女自觉分开到树丛后面忙活。“猴虱”小又多,往往还有漏网的,而这小东西又往往躲在最隐秘最要害的地方(如下体)。这些被咬后的地方,就会红肿,其痒难耐。在大家面前不好意思总是抓,要叫医护人员帮忙清洗涂药更难启齿。如果又要行军赶路,一路因被裤子摩擦,就更难受。通常这种折磨往往要整个星期,真是“无奈小虫何”。

 

      与“猴虱”同样令人厌恶的微小东西就是“红蚑”。在农村散养的鸡的脚,翅膀下,鸡冠处,经常可以看到这种小小红红的东西。在原始森林中,经常在山垄上有一块光光的场地,没草也没枯叶,这是野孔雀日光浴的地方,也是它在这里鸣叫求偶的情场。这样的地方,往往就有许多“红蚑”。除此,如野猪睡过,或生仔留下的窝,也往往是“红蚑”之地。“红蚑”很小,不易及早发觉,往往在我们的腋下,肚脐,下体及脚腕部被咬,造成红肿奇痒,极为不舒服。对这种“红蚑”,只要捉掉,再涂上驱风油或其他油,几天之后,就会逐渐消退。

 

      在巍峨的砂印边界崇山峻岭中,在那日夜奔流不息的马罗河,先后生活过近千个日子里,在没有战事发生时,这 “世外桃源”是很可爱的,我至今还常怀念在那边区的马罗河岁月。当然,在那里一定也有些烦心、惊心的事,也同样永远的深印在我的心中。

 

Sun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