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七八十年代

打印
分类:犀乡历史

“七、八十年代”相对于之前轰轰烈烈反英反大马的年代,堪称是横空出世,在那个时代叱咤风云的人物,迄今还有几人? 希望这一系列的报道,能让当年那群青涩、淳朴、青春昂扬、热血澎湃的青年,和走过动荡岁月的中年,勾起属于他们自己的青春回忆。

 

 

 

砂政坛瞬息万变

作者:李君

三、四十年对一位年近花甲的人而言,或许会感
叹那仅是弹指瞬间的事,但就当下年轻人来说,则会
觉得那是和他们毫不相干,遥不可及的事。
“我们的七、八十年代”满是伤痕、反思和惊
喜,所要表达的正是曾经从这个年代走过的几代人之
集体记忆,就算不很丰厚,却也够深植人心。
“七、八十年代”相对于之前轰轰烈烈反英反大
马的年代,堪称是横空出世,也迥异于接踵而至的
“九十年代”,以及2011年的今天,在那个时代叱咤
风云的人物,迄今还有几人?而在那个时代氛围下滋
养成长的一代人,俨然已是当代各领域的中坚力量。
希望这一系列的报道,能让当年那群青涩、淳朴、青
春昂扬、热血澎湃的青年,和走过动荡岁月的中年,
勾起属于他们自己的青春回忆。

没有连绵十几年的纷乱,何来相对和平的七、八十
年代?
在纷纷扰扰中,我们进入了2 0世纪的7 0年
代,也迎来了砂拉越州立法议会议席的首次直接选举,于此之
前,我们也有经历过几次市议会的选举,更包括了在1963年4
月至6月底举行的“三层制选举”,以成立独立后的首届民选
政府——


“三层制选举”


当时英殖民地政府所主导的“三层制选举”,是先由年满
21岁的选民,选出全砂24个县议会与市议会,总共429名县市
议员,再由各地的县、市议会,推选代表出任所在省份的省咨
询会议员。
英殖民地政府统治时代,全砂共有5个省份,也就是有5个
省咨询议会,再由各别的咨询会按一定的比例,共推选出36名
立法议员,而哪个政党能在立法议会中拥有过半的议席,便可
与官委的辅政司、律政司和财政司组成砂拉越的首届民选政
府。


人联党一席之差
无缘筹组首届州政府


于此个颇为迂回的选举中,遭逢英殖民地政府打压的砂拉
越人民联合党(人联党),以哀兵姿态上阵,赢得了华裔选民
的同情与支持,因此虽然面对国民党、国家统一党、国民阵
线、保守党和砂华公会五党组成的联盟集团(帆船),孤军作
战的人联可谓是愈战愈勇,几乎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横扫了所
有华人选民居多的议席,摘下了古晋、诗巫和美里市议会的控
制权。
当选举在6月23日揭盅后,人联在全州的所有县市议会
中,赢得了115席,联盟则获得138席,选举出现了微妙的结
果,联盟赢得了第2、4、5省咨询议会的控制权,而原本也是
联盟成员的国统党,因在议席分配上与国民党起争执,转而与
人联合作,故此两党成功的控制了第一省咨询议会,各获分5
个立法议会议席。
从当时的选举看来,人联和国统党的组合,仅要能在第三
省咨询议会中脱颖而出,便可合组首届州政府,而很巧的是在
陆续揭晓的诗巫省各县议会选举结果,人联与联盟几乎保持着
平分秋色的胶凝局面,最后要由民那丹(民丹莪)县议会来决
定胜负。
更有趣的是,民丹莪县议会选举的结果,人联与联盟又各
赢得7席,另一席则由伊班籍的独立人士金巴获得,他决定投
向那个阵营,孰方就占上风,并获取此议会所拥有的3张立法
议会议席,也最终决定谁的阵营可获得组阁的门票,所以此君
成了双方拉拢的天之骄子,结果还是联盟的砂华公会技高一
筹,抢先把金巴请到吉隆坡旅游,回来后他果然就靠拢向联
盟,使人联以一席之差,和筹组首届州政府的机会擦肩而过。

●1963年“三层制选举”时,万福路平民
房的选民在排队轮候投票,以选出古晋市
议会议员

●人联党秘书长杨国斯与土著党主席敦拉
曼,于1970年7月7日所签署的组织联合政
府协定

●与土著党、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后,人联
的三大巨头杨国斯(左)与沈庆鸿(右),
分别出任州内阁的副首席部长与州务部长,
而党主席王其辉(中)则到联邦担任不管部
长。

砂首届州内阁成立

马来西亚终于在1963年9月16日成立,砂拉越也
透过联合组成大马而摆脱了英殖民政府的统治,早
前透过“三层制选举”在州议会获得过半议席的联
盟(帆船标志)政治集团,亦成立了以拿督史帝芬
加隆宁甘为首席部长的砂拉越首届州内阁。
天灾人祸不断
然而这个新成立的州内阁在执政初期,可用
“天灾人祸、内忧外患”八个字来形容,于1962杪
年至1963年初,砂拉越发生了百年一见的大水灾,
灾情重创了州内的经济,而在大马成立后,马上又
要面对印尼苏卡诺总统所发动的“马印战争”,与
共产武装游击队的威胁。
况且在州内阁里,由于首席部长拿督加隆宁甘
和几位巫籍部长,包括现任的砂拉越首席部长,当
时在州内阁担任交通部长的丕显斯里泰益玛目交
恶,以致联邦政府插手干预,宣布砂拉越进入紧急
状态,强把拿督宁甘拉下马,扶持保守党的拿督达
威斯里登上首席部长高位,砂拉越国民党和人联党
一样成了反对党。
1969年4月全国国州议席选举,砂拉越选民首次
参与了独立以来的第一次直接选举,人民可以用手
中神圣一票,推选出他们的国、州议席代议士,西
马的选举投票日定在5月11日,而砂拉越因为交通不
便,必须分阶段进行投票,从5月11日直至22日才能
完成。
孰料5月13日晚上,西马发生了种族冲突,局势
一发不可收拾,迫使联邦政府在翌日宣布全国进入
紧急状态,砂拉越进行中的票选工作亦被令停止,
并由联邦秘书为首的“州行动理事会”接管州政府
的行政事务。
一年后,即1970年的6月6日,砂拉越重新举行
直接选举,而在长达一个月的票选与开票工作后,7
月5日揭晓了全州共48州议席的选举成绩如下:
人联党赢得12个州议席
国民党赢得12个州议席
土著党赢得12个州议席
保守党赢得8个州议席
砂华赢得3个州议席
独立人士赢得1个州议席
此选举结果出现了一个十分微妙的形势,即没
有任何一个政党赢得足够单独执政的议席,本来原
属联盟集团的土著党、保守党和砂华公会,只要把
中选的独立人士拉拢过来,便能以拥有半数的议席
而勉强执政,但由于在选前,土著党便与保守党因
为选区出战权的分配起争执,加上选后又为组阁,
包括首席部长人选及内阁部长的分配额等问题而闹
翻,新届州政府迟迟无法诞生。

 

各政党暗中接触谈判


就在各界议论纷纭,猜测新的州政府会是几个
政党配对而成的同时,各政党亦在暗中接触和谈
判,而国民党主席拿督加隆宁甘就在整个选举揭晓
的翌日上午,私下拜访了人联党的秘书长杨国斯律
师,征求组织联合政府的意见。
鉴于事关重大,杨国斯表示必须将之交由党中
央去讨论,而与此同时,杨秘书长亦召集了该党所
有新中选的12名州议员到他于达闽路的府上开会。
党领导层和准议员们原则上同意参组联合政
府,而将来的合作伙伴必须接受“释放六哩政治拘
留者、解除晋连路三座新村的禁令、实行土地开放
政策,以及教育和地方发展与不准砂华公会代表入
阁”等条件。
当晚拿督宁甘又再拨电邀杨国斯讨论联合政府
的事宜,因而杨律师便在党中央宣教主任田绍熙的
陪同下赴约,前往位于中央医院对面,保守党主席
天猛公朱加的住家开会,当时在场的还有国民党拿
督宁甘和黄金明等人。
在谈话中,国民党倾向要联合所有的政党组成
新届州政府,而人联的杨秘书长则觉得此议题不切
实际,因为州议会中若没有反对党就会显得不健
全,同时州政府的成员党太多,关系复杂,容易引
发内斗与政治危机。
由于双方的讨论没有交集点,杨国斯与田绍熙
在离开会议桌时表示,会在隔天上午10时之前给他
们一个明确的答案。
另一方面,联邦的联盟政府见砂州新届政府难
产,亦介入了斡旋工作,还委派与人联领袖私交深
笃的联邦部长许启漠为特使,向人联党伸出橄榄
枝。
●1963年“三层制选举”时,万福路平民
房的选民在排队轮候投票,以选出古晋市
议会议员。


砂首届州内阁成立
新联合政府诞生


作者:李君
我们的七、八十年代


砂政坛瞬息万变


●拿督阿都拉曼耶谷(敦拉曼)
在1 9 7 0 年出任联合政府首席部
长,并蝉联到1982年止。
●与土著党、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后,人联
的三大巨头杨国斯(左)与沈庆鸿(右),
分别出任州内阁的副首席部长与州务部长,
而党主席王其辉(中)则到联邦担任不管部
长。
●人联党秘书长杨国斯与土著党主席敦拉
曼,于1970年7月7日所签署的组织联合政
府协定。
●砂州第一任州内阁首席部长拿督加隆宁甘因开除
阁员阿都泰益玛目(现任州首长),引爆了宪制危
机,图为当时的副首相敦拉昔(左二)在事发后前
来古晋调停时,于机场受到泰益玛目(右)的迎接
时摄,图中左一为首席部长拿督加隆宁甘,右二为
砂华公会的张桂生部长。

新联合政府诞生

从一个向来饱受打压的反对党,摇身变为左右逢
源的宠儿,人联领袖此刻面临政治智慧的考验,并在7
月7日上午,于许启漠的引荐下,党主席王其辉、秘书
长杨国斯及沈庆鸿,联袂到新公园蓄水池畔的迎宾馆
Bunga Raya,与当时的代首相敦拉昔、嘉化巴巴和准
首席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谷谈商,并签署了协议,即席
对外宣布,成立由土著党、人联党和保守党组成的联
合政府。
此一消息震撼了全国政坛,本地各报章更因此出
版“号外”。
7月8日,联合政府的州内阁出笼——
首席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耶谷(土著党)
第一副首长:杨国斯(人联党)

第二副首长:西蒙林麦(保守党)
部长:沈庆鸿(人联党)
   本固鲁阿博(保守党)
   阿旺依观再尼(土著党)
联合政府粉墨登场后,感到最落寞者,莫过于曾
经是砂拉越第一届州政府领头羊的国民党,被排斥在
联合政府之外,沦为反对党的国民党领袖,特别是党
主席拿督加隆宁甘,一直对人联党选择与土著党合
作,而拒绝了国民党的决定不能谅解,甚至公开谴责
人联党背信弃义。
有道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在
众说纷纭中,新的联合政府诞生了,从此砂州的政治
环境,进入一个更加复杂多变的阶段。

Sun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